现在时间是: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棋友论坛>> 棋友论坛>> 文章列表

中国象棋中的七种武器

作者:   发布时间:2009-05-02 09:34:04   浏览次数:684
更多汽车信息尽在http://www.sayba.com.cn
中国象棋中的七种武器
中国象棋, 武器
中国象棋中的七种武器
  文章来源;转载
作曲家七个音符,可以写成千千万万的曲谱;美术家七种颜料,可以描出丰富多彩的画图。同样,象棋的七个兵种,寥寥三十二子,如同七种武器一般,各尽其妙,在艺术家手中如同千军万马;变化无穷:时而对面笑,双杯献酒;时而侧面虎,回马金枪;时而下马枪,流星追月;时而马后炮,一针见血;时而卧槽马,千里追风。如魔术师在变戏法,花样百出,令人眼花缭乱,拍案叫绝。翁澜前先生在《弈林健将杨官璘》一文中这样说道:“那七个兵种在弈者智慧的调遣下,其战法如天地那样变化无穷,象江河那样奔流不竭,神奇呵!开局布罗网,中变点烽烟,斗残捣黄龙。其间,纵横驰骋,不可端倪,真有行到水穷,坐看云起之妙。”
  拳头
车——堪称三军的主力。开局时,它比双马炮或双马或双炮的力量还强。可纵可横,可近可远,控制要塞,策应各子。其最多可控制十七个据点;无论进攻防守,威力最大,无往不利。大有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之势。正由于这样,千百年未经人们不断摸索,总结出一些用车的要领,如“车前炮后”、“残棋车占中”、“残棋最怕车低头”、“巡河车赶子有力”等。它是初学者最喜欢运用的一个兵种。棋谚有“一车子十之寒”,“三步不出车,下棋多会输”,“输棋多为出车迟”之说,皆言其重要也。在排局中,其应用范围最广,如以兵佐之,有车兵冷着;以马佐之,有车马冷着;以炮佐之,有车炮冷着等等,都成为凶悍、巧妙而有趣的杀局。在排局中,配合兵则着法深奥而产着率较高,配合马炮则迅猛而产着率较低。在借力局中,它可以配合其它兵种,如借车使炮、使马、使兵,甚至还可以使象、使士等。
  孔雀翎
马——是近距离作战的兵种。开局时,守多于攻。曲折迂回,在没有蹩脚的情况下,可控制八个据点。在它的势力范围内,有“八面威风”之势。特别是残局时,子力减少,活动空间扩大,纵横弛骋,左右逢源,锐不可当。卧槽马,钩鱼马,侧面虎,双马饮泉等攻杀手段,便是对马的作用给予的极高评价。古谱用马诀有云:“一马换二象,其势必英雄。”香港棋王曾益谦赞它是“突围之勇者”,常常牺牲小我以完成大我。有马的排局着法较长,如以车或炮佐之,威力更大,“车心马角”便是一例,“马后炮”也是一例。其残局时常有“车马临门”等杀势,神出鬼没,使对方防不胜防。在某种情况下,特别是炮无子配合时,马比炮强,故有“残棋马胜炮”之语。它虽是攻子,只有过了河才能真正威胁对方之帅。由于它行动迟缓,常有绊脚的障碍,易放而难收,故非有很深的造诣是很难运用自如的。在排局中只能借马使车、使炮、使怪、使兵,不可能借马使象或使士,但有时可起象和士的作用。“窝心马”,“归心马”都是言马入宫归心,妨碍主帅或双士的活动,容易被对方“闷杀”,故有“马入宫”、“必遭凶”、“马入归心、老将发昏”之棋谚。可是,排局作家恰恰利用这一特点,塑造出很多千姿百态的有趣排局。
  
碧玉刀 
炮——是攻坚的主力。射程最远,遥控前线,联系各子,使前后左右呼应连贯,易于成势。“隔山需动炮,临阵快如飞”。它有一种越过障碍的长处,在有架子的情况下,纵横可控制十五个据点。它飘忽而来,呼啸而去,常使对方措手不及。敌将有士象保护,一样可以施加压力,正如《百局象棋谱》说的:“隔一打一,炮石之狠勇可知。”古诗赞曰:“漫道中军多护卫,一声霹雳尽成灰。”双炮组成的“担竿炮”、“重迭炮”或开局时的“空头炮”,威力甚大。若非神通广大,是不易化解这三套法定的。贾题韬先生评曰:“马行缓,炮行速;马系于一方,炮关乎全局。临局非得先手,万不可轻以炮易马”。开局阶段,炮比马强,所以有“马换炮,亏不掉”的说法。
  不少江湖艺人搏弈全盘,多绕双马而极少有绕双炮者,原因是炮的灵活性要比马强,有无坚不摧之势。有车佐之,可形成一些巧妙的杀势,如“炮辗丹沙”,“沉底月”等。炮在借力局中常用之,不但可借炮使车、使炮、使马、使兵等攻子,还可借炮使象、使士等守子,这是马所无能为力者。现已有借车使炮的最长的连照杀局纪录(长达219着的排局)。士象全可守和马兵,但炮兵有士相则可胜士象全,炮双士可守和单车,马双士则不能。单炮士象全可守和车兵,单马士象全则不能,一马不能破双士,而一炮只要有一士佐之却可胜。从这些角度来看,炮又比马强。炮必须有所凭借才有威力,否则“双炮笨如牛”、“单炮难成局”,实践总结了“势成方动炮”、“残棋炮归家”等规律。独马可得势,孤炮则无威。故“有炮须留他家士”,道理便在此。
  
长生剑 
兵——是子数最多一个兵种,首当其中地站在阵地的最前沿。虽是攻子,却没有照应全局的能力。全局中,在未渡河时,其力量甚微,只能起联系和阻碍对方的作用。《羊城晚报》曾有这样的论述:“小卒是不受重视的棋子。可是它却不声不响,踏踏实实,一步一步地永不后退地前进着。有时候在紧要关头,会出人意料地起着左右全局的作用。下棋时,不可只管车马炮而置兵卒于不顾。”虽是区区小兵,在艺术家手中也有“秤锤虽小压千斤”之力。有兵的排局,变化复杂微妙,作用比对局更为重要、突出。排局名家许弼德有“局的巧妙在于兵”之言,切中要旨。古局善用兵,《游戏大全》象棋谱中之排局,均以兵应付一切为其特色。大型排局《七星聚会》、《带子入朝》、《征西》、《小钓鱼》等,亦因有兵才千变万化。兵虽是攻子中战斗力最弱者,但过河后却要刮目相看,不但有“过河兵当车使”,“过河卒大似车”及“小车”之称。而且排局中的老兵也往往奥妙无穷,所以有“海底捞月”之说。古谱《梅花泉》序言云:“苟得其势,卒竟与车同功。”前辈名手贾题韬也说:“一卒之微,足以致命。”在对局中,单兵唯有一种情况可以取胜,便是对方仅剩“光头公”;排局则不然,通过艺术家巧妙的摆布,单兵可胜对方十六子齐全。的确,在排局中兵常可代车,而且有时设车不行,设兵则可以。从这个角度看,兵的作用有时是不亚于车的。“太监可追皇”,“独炮难成杀”,说明某种残局形势兵比炮强。“兄弟兵”可攻可守(既可迫宫,又可遮将头),“花心卒”,威力无穷,“三仙炼丹”(又名“三车破士”)士象无济,“双鬼拍门”岌岌可危,有车佐之,如虎添翼。开局时有“以兵制马”之说,皆肯定其作战中的功能。
  霸王枪
帅(将)——是子数最少的又是唯一不准兑换、不准牺牲的一个兵种。它是全局的核心,进攻及保卫的对象,争夺的焦点,决定胜负的目标。在开局时,宜深居简出,所以棋谚有“无事不动帅”、“将守深宫戒远征”、“将无急难休轻出”之谓。它虽不出“九宫”,但也有助攻及牵制作用。尤其是在残局阶段,才逐步显出其威力,常有“露将助攻”这一招数,往往能左右全局。并可利用其走停着以牵制对方,从而取得胜利。所以有“不出九宫,决胜千里”之说。在排局中,作用更为突出,它可控制一条线,有车的威力,而马、炮、兵等则反而不及。杀局中的“三把手”,有它的一份功劳。从这个角度看,它间接的攻击能力,有时胜于马、炮、兵等攻子。在排局中,如善于利用它,不但可增加排局的精彩奥妙,而且还可以节省子力。除了特殊的游戏局外,没有它便无的放矢,不可成局。
  多情环离别钩 
士与象——两者皆守子,专司保卫将帅之责。按照规定的位置走动,士仅五个点可走,活动范围较小。明代唐寅(唐伯虎)认为“士有护内之功”,曾益谦称士是“内层保障”,象是“外层保障”,比喻皆很贴切。开局阶段,作用不显著,进入中残局则价值倍增。有了士象,可增加局的坚韧性、“不易杀”和复杂性,可掩护和阻挡敌子,挫其锐气,如古代之设城防关卡,可作屏障。棋谚有云:象棋象棋,无象无棋。“杨官也说得好:“无论在哪个时候,只要对方进攻,已方的士象就很重要。”古代排局“小征东”、“金沙滩”等,后人加了士象,深远了不少。棋谚有:“撑起羊角士,不怕马来将。”无士只畏车兵,“寡士怯双车”,所以古谱《金鹏十八变》强调,士象亏则兑他车卒。无象则畏马炮,棋谚云:“伤车、马、炮者则势弱,伤象者则势危”,“每逢单缺象,最忌炮来攻”。古谱《自出洞来无敌手》的棋歌云:“缺象当怕炮来打,少士又恐兵卒攻。”象在对局时可挡马,可遮将,可走炮攻敌。经过棋手们长期实践,已部分摸清了运士的规律:避炮锋宜顺补,避车锋宜背补,避马锋宜角补。谢侠逊也有“以士制车”、“以象制马”之言,诚宝贵之经验谈也
 



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2018    无锡棋协网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© 2005-2018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

无锡市棋类协会主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