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时间是: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象棋家园>> 象棋家园>> 文章列表

北京女孩史思旋的“棋途”之旅(附图)

作者:   发布时间:2009-05-02 09:36:07   浏览次数:717

 

    北京女孩史思旋现在北京全力备战将于本月13日举行的第二次全国国际跳棋选拔赛,这是为参加第一届世界智力运动会而举办的选拔赛。史思旋的精神很好,信心也很足,问她前景如何,她挺乐观,说如正常发挥,应该没有问题。
    离开北京象棋队,对当时18岁的史思旋不能说不是一个打击;困惑中,奋起学习国际跳棋,短时间内数次获得全国冠军,是机遇,是幸运;湖北棋界的橄榄枝对史思旋来说是幸中之幸,虽然双方只签约两年,但它足以缓解她的“误入棋途”之痛,成为她花季年华的暖风春雨,成为她续写棋手生涯的驿站和磨剑试刀的练兵场。

特别怕张强 黯然离开北京队

    2001年夏天,史思旋获全国象棋锦标赛女子14岁组冠军。
    同年,北京市少年象棋集训队成立,负责组织工作的张强将史思旋调进队,那年她15岁。史思旋说:“刚进队时,张老师(指张强,下同)很喜欢我,那时我的棋还可以,他老陪我下棋,给我讲棋。”
    初涉棋坛,有张强这样一位棋艺、地位、威望都独具特色的老师,是史思旋的福分。史思旋说:“我很崇敬张老师,他在我心中的地位特别高。”但是,这位北京女孩对她的教练又有另一种感觉,“他批评我非常狠,我非常害怕他。”说完这儿,又找补一句,“我特别害怕他。”
    记者问:“有多怕?”
    她说:“想象多怕有多怕!”
    史思旋的这种害怕源自自己的欠努力,不用功。
    史思旋喜欢小古董,有时候从棋院溜出来到报国寺古玩市场踅摸好玩的便宜的小物件,张强知道了自然不高兴。
    史思旋还追星。数年前靳玉砚结婚,散席后我们同路,说起爱好,史思旋话立刻多了,就说她爱一个什么组合,我听着好像是几个唱歌的女孩,她眉飞色舞、语速极快地赞扬那个组合,然后问我认识不认识她们,能不能跟她们拉上关系。
    身在棋队而心不在棋上,怎能下好棋?
    这次采访,我问史思旋:“当初,为什么不把心思都放在棋上?”
    史思旋说:“棋手应是善性循环,你努力了,你拿成绩了,你再努力,再拿成绩,你老有动力;而我是恶性循环,我原来很努力,可成绩老特别差,得不到我希望得到的,就没心气儿了,就不爱努力了,就破罐破摔了。”说这话时,北京女孩的眼里流露出些许无奈。我安慰她:“其实,有时候你是很努力的,比如在王亚军家……”
    史思旋听了,稍作沉思,说:“2005年,我思考了我的人生。我自幼学棋,下了很大工夫,就拿过一个全国少年赛冠军,得到的与付出的差距太大。我就想,我的象棋之路是否有必要再走下去。经过反复考虑,我决定,在今年的全国个人赛上要是再升不了大师,我就不下了,干别的去……”那年,史思旋虽然只有17岁,但心眼儿颇多,她不但决定了“05一搏”,而且考虑了如何一搏,“我想我之所以成绩差,一是不用功,二是不爱下棋,——唐丹为什么厉害,除了她自身用功,还有她成百上千的实战,在王亚军家。想到这,我就给唐丹打电话,跟她实话实说,我想到王亚军老师家下实战,你能不能把我介绍给王老师?唐丹很痛快地答应了,带我去了。”回忆起那段时光,史思旋渐渐兴奋起来,“那是2005年9月份,离全国个人赛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,我跟王老师挑开了,因为听说王老师开局很好,有一些诡秘的东西,我第一是跟他学开局,第二是在他那里下棋,下实战。”她把她“05一搏”的决定跟王亚军说了,得到王的支持。史思旋说,在王亚军家的一个半月,是她学棋生涯中最刻苦的一个月,她每周去三四天,到那就跟棋干上了,去王家的高手多,她就跟他们下,下的都是彩棋,去的第一天就输了一百多块钱。我问他心疼吗,她说:“反正就一个多月,豁出去了!在那里一天到晚下,除了吃饭就下棋,开始还记谱,一个大本子记了半本!后来光顾下,就不记了!在那里确实有收获……结果,老天眷顾我,在10月的太原全国个人赛上,我获得第6名,晋升为象棋大师。”
    对于棋手来说,当不当大师是一条线,当了,鲤鱼跃龙门,身价倍增。史思旋成为大师之后,许多人为她高兴,徐家亮、王亚军两位老师还分别找到我,要我写一写这件“北京象棋界的喜事”。但因某种原因,没写。
    当大师的喜悦没保持多久,史思旋故态复发,训练时松散、懈怠,懒得下棋,懒得用功,结果在2006年团体赛中亏棋,在个人赛上还亏棋!结果谁也不愿看到的事发生了:北京女孩史思旋在北京象棋队试训三年半之后,于2006年10月离队!
    关于史思旋离队,北京象棋队教练张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我从2001年就开始带她,一共带了5年,用了很多力气培养她,感觉她开始的时候还行,但后来不行了,心没在棋上,不知她心里在想什么,贪玩儿,不用功,大人不在,就找不着她了——她找同学玩去了。”张强的口气里流露出很浓的“恨铁不成钢”的意味,“她在北京队试训这么多年,进步不大,不是她头脑不好使,主要是她‘没开窍’,下棋比较拘谨,唐丹来的时候不会比她好,起码差不多,但她用功的程度不如唐丹,唐丹老进步,她可能有点儿泄气……”
    史思旋离队,对张强,对北京棋院,对史思旋本人和她的父母,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。史思旋自幼学棋,父亲工资不高,但他每月为她付出的学费高达200余元——他收入的三分之二!而且,为带她学棋,他还辞去了工作,他把他一生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女儿身上!可如今功名未就,黯然离去,史思旋情绪低落至极,她怕爸妈伤心,没敢告诉他们。为了排遣苦闷,她报了一个团,去海南旅游去了,一去半个月……(未完待续)

本篇文章来源于 象棋家园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网址:http://www.chesshome.net/Article/ShowArticle.asp?ArticleID=31947




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2018    无锡棋协网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© 2005-2018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

无锡市棋类协会主办